长沙搬家公司收集:本次股灾是授意调整还是遭遇恶意砸盘?

这是一次地地道道的股灾,总结原因避免再犯具有重要意义。

  1.如果是授意的调整,(证监会的关于股灾的发言好像是极为肯定回调,不认为是股灾)咱就不说啥了,反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2.但是也有可能是调控管理不周全,疏于防范遭遇恶意砸盘导致期望中的回调发展为股灾,以至于国家不得不又多掏点银子护盘,增加了预期之外的成本,赌徒的牺牲就更大更多了。

  在此,特转帖高人“谁是谁非任评说”所提建议,为广大赌徒和普及恶意做空的负面影响,可以考虑在日后的调控中多一个思路:

  对做空的选择性执法导致人为暴跌

  我们的股市继528、604、619、626之后,央行同时进行了降息降准,但到629股市继续暴跌,笔者认为降息降准是预期内的,且幅度是最低限,有见光死的味道,最关键的问题是对做空操纵市场的行为打击不力,对做多和做空采取了双重标准,这个双重标准不纠正,问题是得不到解决的。

  这里我们首先要认识到做空一个国家是残酷的国际间的经济战,在股市内在价值的提升以外,股市的波动是带有零和博弈的,我们的牛市是内在价值的提升,但也会被市场的波动掠夺,因为这个零和博弈在全球化的今天是一个全球的零和,对某一国绝对是有财富的损益的,在巨大损失面前,即便股市有内在价值的提升,但也会因为外来的金融战争的损失导致的内在价值减损而走入熊市,因此对这个做空的危害必须是严格防范的。还有人说什么做多和做空是一样的,这也是欺骗性的,因为进入牛市,股市总市值从30万亿牛到50万亿,是多出20万亿的市场和国家信用,是大家都赚钱的,而从30万亿熊到20万亿,是市场损失10万亿的情况下做空者还要赚钱的。不要说市场的牛熊没有价值创造,在信用货币时代,这是信用的增减和相对全球其他国家的盈亏,股票是参与国际财富流通的,西方换股收购为主流,而可支付证券就叫做广义货币M3,股票上的金融衍生品是广义货币M4,但我们只重视M2,不看M3、M4是不对的。同时我们要注意到的就是那些操纵大盘的人,一旦有了做空的工具,做多大盘得利和做空大盘得利也是不对等的,因为你如果做多,大盘的总市值扩大,你的反对方会因为股市的上涨不用投入就股本增加了,是需要你不断的扩大资金量的;而做空则是一旦下跌开始多方的股票价值就要缩水,你越来越往下打的资金需求也在降低,所以操纵者选择做空是更有利可图的,没有一定的做空限制,二者的力量难以平衡的。

  知道做空的危害,就可以知道世界各国对做空都是限制的,但中国没有这样的限制,我们在暴跌之前实际是有多次试探性的暴跌,我们的有关部门都没有采取必要的防范,其中一个关键性的动作就是增加股指期货的保证金,我们知道现在股指期货的保证金交易所和券商是100万以下15%,100万以上13%,而从528、604开始的暴跌暴涨的波动率加大,这样的保证金比例就是不足的,就如中证500的连续跌停,保证金比例不变是不可思议的,这在国际上很多,国内的期货业务也有过多次调整,比如贵金属期货就有过,这个调整对抑制做空是非常有利的。这里有人说保证金的高低对多空是对等的,说这个话的人显然是不懂期货市场,因为在交易的过程中谁主动打压,保证金增加后谁的成本就要大,而且期货和现货是有升水和贴水的,就如6月29日沪深300的IF1507是4014点贴水177点达到4%以上,中证1507是7768跌停贴水700多点达到10%,如果不是跌停应当贴水更多,这升水和贴水对多空的影响也是不一样的。因此证监会的反应是非常不正常的。

  现在我们的股市,最大的风险在于有了股指期货以后,通过金融衍生品做空大盘的利益极为巨大,这里已经不是对个股的做庄,而是对大盘的做庄,是国际资本参与的对中国股市的绞杀!股指期货的利益是极为巨大的,我们可以看到6月29日,沪深300的期指总成交是39753亿元而相关股票成交是7040亿元,股指期货已经是远远超过股市的股票了,这背后的盈亏是按照成交量乘以涨跌点数计算的,股指期货的盈亏超过股票很多倍,股票可以成为操纵股指的工具,对其中的联合做空必须有所重视,这些联合做空的手段就是场外融券和掉期,在场内融券现在必须是券商自有证券不高,但在场外就不同的,机构和私募通过这个融券和掉期,可以得到额外的利益,这个利益是投资人所不知道的情况下被独享的,甚至能够成本极低的方式去买通一个打工的操盘手或大股东高管就可以了,比老鼠仓更隐秘更来钱,这对大盘多方而言,构成了巨大的不对等威胁。这场外和掉期和融券,由于资金不离开操作人的帐户,做要求的保证金和利息都比场外融资要容易的多,成本低的多,空方和多方是严重的不对等的;而且在信息层面,融资的信息容易被挖掘,场外的掉期和融券则秘密的多,信息上也严重不对等,因此如果没有严格的限制,空方总能够突袭多方获取暴利,尤其是对我们限制进场交易和知识水平不足而导致使用金融工具保护自己利益有门槛的散户更是如此,所以场外融券的问题必须要有足够的重视和严查。

  这个不正常更在对多方和空方的不对等上,我们查场外融资,但对场外融券却没有说法,其实我们的场外融资,不过就是股市的炒家的借钱炒股,借钱炒股是否合法呢?我们可以注意一下的就是我们对银行资金改变贷款用途进入股市是限制的,但其他金融渠道,我们的证券法的说法是:第八十一条依法拓宽资金入市渠道,禁止资金违规流入股市。违规的是银行资金,而互联网金融、P2P和小贷公司、伞形基金等,在我们对这些金融活动的宣传当中就叫做金融创新来着,所依据的是法不禁止皆可为,以前有禁止场外的规定吗?如果说他们这些场外的融资不合法,这本身就是与其它管理部门冲突,而且还有一个法不溯及既往的问题,但见证监会却一点也不放松,要求必须及时平仓,这对市场的多空影响是巨大的和单向的。尤其是对空方的场外融券,却没有任何的表示,场外融券合法吗?这里证监会又是所谓的法不禁止了,所谓的无法可依了,但真的是无法可依吗?

  笔者恰恰还有一个专业是专门研究法律的,知道外国是严格控制做空的,在法律上做多和做空是不对等的,中国的司法专家很多是法学翻译家,会把外国的条文直接翻译过来而没有深入的理解,因此我们可能当初没有这个想法,但法律却是真的有对做空依法监管的有利规定,我们从这里可以看看法律是怎么说的:

  先看证券法第三十九条:依法公开发行的股票、公司债券及其他证券,应当在依法设立的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或者在国务院批准的其他证券交易场所转让。这个规定就明确了证券的转让必须是在指定的场所,因此场外是不行的,在场外进行融券和掉期是不行的,这里场外融资的借钱,不是证券交易,然而融券是一定涉及证券的所有权转让的,因此在证券法上对场外的融资和融券,其实是规定的有差别的,

  我们再看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禁止任何人以下列手段操纵证券市场:(一)单独或者通过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二)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三)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四)以其他手段操纵证券市场。操纵证券市场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从这第七十七条,我们就可以看出第一款就是合谋做空是不成的,第二款更明确了一点,就是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交易被禁止,直接的说就是掉期是不成的,第四款更留下了证监会可以解释和拓宽打击的空间,因此对联合做空的严查是有法可依的,而对场外的掉期,本身就是明确的违法,是必须严查的,但这次暴跌没有查,以前的重啤事件也没有,国内对掉期的合法性没有讨论,业内有误区,甚至业内人写的金融小说也把这个掉期当作合法了,而实际上掉期的危害很大的,美国08年的危机就与之有关,而且通过掉期的手段,可以让大股东的股票锁定无效,这已经是场外公开的秘密了,证监会怎能一点不知道?而且一点态度没有?倒是对散户股民是不知道的,这些掉期的存在对机构市而言还好,对散户居多的股市,就是机构对散户的屠杀了。更进一步的就是西方对金融犯罪是无罪推定的例外,是有罪推定的,这个有罪的压力下,做空是要有顾忌的,但中国金融实力派则是刑不上大夫的无罪推定,加大了监管的难度,只有纪律检查部门的力量才更能够纠正其中的腐败。金融反腐倡廉也是给市场信心的重要工作。

  因此笔者认为要中止暴跌,需要的就是对做空的严查和限制,不能再这样选择性的执法,要拿出态度来严查一下联合做空操纵问题,尤其是在大数据时代,监管层有这个数据分析的能力。对做空在08危机后西方国家都限制过,石油暴跌后俄罗斯也限制过,在中国也是应当限制的,这个限制就是要依法治国,对联合做空者按照操纵市场罪进行严打,没有国家司法力量对联合做空的限制,在各种敌对势力的组织下,为了利益联合做空比作多要容易的多,中国的牛市是得不到保障的。这里一定要有金融战争的思维,要有防范做空操纵大盘的意识。

  ~—————————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010-51667776

在线咨询:长沙搬家公司口碑-长沙专业搬家公司

邮件:278497772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07:00-24:00

QR coce